oc des解密

// des和3des不同
+ (NSString *)decryptDESByKey:(NSData *)key data:(NSData *)data
{
    size_t numBytesEncrypted = 0;

    size_t bufferSize = data.length + kCCBlockSizeDES;
    void *buffer_decrypt = malloc(bufferSize);
    CCCryptorStatus result = CCCrypt( kCCDecrypt ,
                                     kCCAlgorithmDES,
                                     kCCOptionECBMode,
                                     key.bytes,
                                     kCCKeySizeDES,
                                     NULL,
                                     data.bytes,
                                     data.length,
                                     buffer_decrypt,
                                     bufferSize,
                                     &numBytesEncrypted );

    NSData *output = [NSData dataWithBytes:buffer_decrypt length:numBytesEncrypted];
    free(buffer_decrypt);
    if( result == kCCSuccess )
    {
        NSString *decodedString = [[NSString alloc] initWithData:output encoding:NSUTF8StringEncoding];
        MTLog(@"decoded str %@",decodedString);
        return decodedString;
    } else {
        MTLog(@"Failed DES decrypt ...");
        return @"";
    }
}

git 批量修改提交邮箱

#!/bin/sh

git filter-branch --env-filter '

an="$GIT_AUTHOR_NAME"
am="$GIT_AUTHOR_EMAIL"
cn="$GIT_COMMITTER_NAME"
cm="$GIT_COMMITTER_EMAIL"

if [ "$GIT_COMMITTER_EMAIL" = "错误的邮箱" ]
then
    cn="yicheng"
    cm="yicheng.fzu@gmail.com"
fi
if [ "$GIT_AUTHOR_EMAIL" = "错误的邮箱" ]
then
    an="yicheng"
    am="yicheng.fzu@gmail.com"
fi

export GIT_AUTHOR_NAME="$an"
export GIT_AUTHOR_EMAIL="$am"
export GIT_COMMITTER_NAME="$cn"
export GIT_COMMITTER_EMAIL="$cm"
'

我在美图的这一年

在这一年里,我看着美图由盛转衰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大概是美图的顶峰吧,刚上市不久,疯狂招人,我也仅仅电话面试了一个上午,2通电话,得到了美图实习的机会。

入职当天在公司办了一早上的手续,到了饭点才领着电脑上楼,那是只有老司机子林 骆哥 森全 和伟任。实习的第一个月做的是模仿美妆相机下载管理器的页面,借机重新学习了objctive-c 然后很快的做完了。子林问我愿不愿意实习结束后留下来,于是给我开了正式项目的权限,参与了美妆相机的开发。骆哥是ui、storyboard 布局的高手,交了我好几次如何适配,帮我手把手算了一次collectionview 中间放大两边缩小的效果(我至今算不来,可能打那时起我就认为我不适合写ui了吧)。

刚加入美图的第一周就迎来了美图全iOS组团建,去了龙岩泡温泉这大概也是我来美图到现在经历的最大的团建了。对骆哥刷新了印象,组织活动牛逼,开车速度贼牛逼。

平平淡淡过了很久 照常的迭代 照常的开发,没有很闲,但是也没有很辛苦。那时的我最喜欢和森全呆在一起,揉揉森全的肩膀,23333。 同事吧支持匿名,大家经常在同事吧各种匿名发帖 吐槽 指出产品各处的缺陷,说说公司哪里管理不到位。往往有各个项目的负责人和行政同学及时的回应。大家闲暇时刷刷同事吧,开心。黄东阳也出现在各个角落、大群,同事吧 与我们吹逼交流。

有一天,不知道谁在同事吧发了男厕所阿姨进入的事情,引发了争议,阿姨很伤心等等,很多人发帖声援阿姨 要求他出来道歉 但是没有。争论很严重。那段时间,同事吧充满了很多戾气,很多人在吐槽说公司包括管理层种种不好。于是在某一天,匿名功能被关闭了。同事吧一下子寂静了下来。纵然有后来推出的意见反馈通道,美图体验专家。不支持匿名的反馈通道和操作繁琐的体验专家并没有什么人去用吧。静下来的同事吧让人感觉有些不适应。我想,从这个时候开始,美图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如今,同事吧除了二手出售,已经没有了任何内容,毫无生气。公司的信息闭塞了。

我在iOS部门进行了一次技术分析“Network Extension的使用”,据说是每个项目组轮流进行的分享,作为新人就让我上了。没想到这差不多成为了iOS部门的最后一次集体分享。

之后公司事业部进行了划分,不在按大方向,而是按项目、产品组进行了划分。我们归到了海外事业部,由Fox管(现已离职)。Fox推行分线度,分商业线,核心线,创意线,推崇全栈开发,职能互补。(现在想想都什么鬼)不过在我还在公司前,这些都只是做做样子,实际上还是大家一起进行的开发。新项目魔镜的理念也提了出来,进行了初步的开发。此时,公司的员工数是1000多人。一切看似欣欣向荣。Fox跟我们说我们的留存很低,作为开发我一点都不在意。

我们有圣诞节的活动,拍了项目组的合照,有歌手赛,是最快乐的时期。





那时候有07 有阿欲诶。啊,那时啊面还拉着我拍了只圣诞的舞蹈弄成了鬼畜!!!春节的时候fox大发红包,我们抢的很开心!!!

然后我就回了学校准备大四下的毕业论文、答辩和享受最后的假期。

毕业,回到公司的时候,气氛依然热烈,但还是悄然有点改变。阿面去了深圳美图,于是森泉辞职跟去了(爱情真是美好)。要好的同事-1。阿欲也走了(faceu),07走了,好产品-1,黄琳从项目变成了产品。。。 我回来的那周在实行严格的“敏捷式开发” 分线制,我的感觉是除了多了几十个会以外没有什么区别,效率大大降低了。

原本以为会一直这么下去,突然之间就像变天了一般。我们从海外事业部中抽出,到了美颜事业部,张伟口口声声说不屑于赚魔镜那点小钱,后来猫哥跟我们说一切向钱看。口口声声说的品牌升级到一点影都没有了。感觉突然间要变天了。然而这时候我们都不干净有什么。

可能是今年是全面屏手机的一年,去年大卖的美图手机刚让公司有了自信而今年立刻跟不上了时代发送了大亏吧。回到美图后原本非常抗拒的“欢乐秀”突然悄无声息的不见了。骆哥跟我说真是原因是没钱了,嗯 可能真的没钱了吧。突然发现,非常少见到黄东阳的踪迹了,不知道为什么。

这时候,外界传来了互联网寒冬的声音,我们没什么感觉。我们甚至招了新人永贵。而我们新人刚来不久,潮自拍厦门项目组解散搬到深圳去了(深圳就没做好过一个app)。潮自拍来了一批人到我们这,开发团队变成了8个人。我继续开发魔镜,也终于有人来帮我一把了。子林变成了组长,骆哥降级了。子林找我谈过话,暗示了要多加班,我很不爽但也没说什么,毕竟子林就是个加班狂魔,我也完全不能理解。

中秋晚会,门口的活动区域简配了,蔡总在说是艰难的一年,我觉得没什么。

但是到了11月中旬,突然之间一下子就变了。公司股票狂跌,骆哥说要裁600人。美图同学群里也传来了各个部门裁员的消息,才知道,寒冬,就这么突然来了。最意想不到的是,骆哥最后也要走了……这半年来,是骆哥带我喝奶茶,顺路带我回家,陪我吃水果,第一时间告诉我各种小道消息,教我薅各种羊毛,叫着我赶紧一起去吃午饭。是我在写各种让人想不开的需求时我开心的源泉。当时我卖给他的食堂饭卡又会不会回到了我手上……骆哥走了,我在美图的依托呢……原本有栗子浩文,栗子实习完去了teambition(还好去了,否则美拍前端全局覆灭),浩文在10号楼太远了。。少铭本来就不吃水果……唉

2018 多事之年,从头到尾的悲伤,从情感到工作,无一令人满意。为何我喜欢的人和事都会离我而去,期待的总是得不到,得到的总是失望和失去、离别,这里到底有什么好留恋的呢。

呵呵

当断不断 必受其乱
没有缘分就不应当强求 命中注定的吧

该想办法……忘记一个人了吧 怎么办呢

在杭州遇到同学说的一句话现在感觉很扎心啊。
我们这种程序员 除非有小姐姐坐在身边 不然都说不上话了,对面也不行。主动去撩 不可能的。
哎。。。。

多想再见你一面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

好想得到一个拥抱